我無法逃脫的命運

继续阅读

一點情面都不給我留


流蘇是早上六點鐘到的榆林火車站,她坐的是k8170次列車,我以為那個車會晚點的,沒想到早上剛一起來,流蘇便打電話過來了,說她已經到了榆林車站,我說那我馬上就過來。

我知道榆林這像鬼一樣的天氣,雖然現在已經是陽春四月,但是外面依然徹骨的冷。我帶了件外套過去給她穿,流蘇是南方人,從小在南方長大,第一次來來到陝北的最北邊榆林,肯定受不了這樣的寒冷。過去時,流蘇一個人站在車站廣場的中間,我幫她提了行李,我們一塊打車來到了我所在的榆林學院,安排她住下。

從流蘇來的那天起,我每晚都在看天氣預報,期待著有一個好的天氣可以帶流蘇到榆林周邊去轉轉,像萬里長城第一臺的鎮北臺,風景名跡紅石峽等等。然後再帶她到農村,感受鄉土風情,到沙漠行走,感受踩在沙漠中那種奇妙的感覺。可是,這些都沒有,榆林的天氣真是讓人不敢恭維,風沙不說,那刺骨的寒就已經讓我不知所措。更別說流蘇,她衣裳單薄,禁不住塞北這幾天發瘋似的天氣。在說,我有一萬個捨不得讓她出去受冷。

我對流蘇說,你遠道而來,我不知道送你什麼禮物好呢,她說,當然是你的筆墨了。我給她送了幅牡丹扇,畫畫的時候,流蘇悄悄的坐在我旁邊一言不發。我以為她不高興,於是故意逗她“摺扇陪佳人,英雄配美人”,流蘇你可別睹物思人,夜不能眠啊!她說她喜歡元徐再思的《折桂令》,她讓我給她寫出來,我說我不會背,你給我抄的本子上我寫。
寫在三八節,獻給偉大的女性同胞
直到夢,一點一點被時間無情的肢解。
苦行の过ひったくるように時間を過ごしている
我这个人不会处事,真正成熟的人都知道忍让吧
It is understood that the current domestic industry
Medical electronic equipment in China
It is important to remind that this is the energy ratio of three meals a day
It is understood that the current domestic industry


一樣的,那樣的雨天啊~

當愛情經過的時候
   趙宇
  
   還是那樣的雨天,和葉本默立在窗前,看迷茫的雨霧濃重地漫延,街景模糊了,刷刷的雨聲在四壁歌唱。我坐回到床上,用雙手捧住臉,耳後的短發紛紛地落到了臉上。
   其實我是想尋找壹個人,他叫陶陶,幾年前,我們在電話裏大吵了壹次後,便再也沒見過面。每次經過我倆相識的這座城市時,我都會想起他來。也許他早已不在這座城市了,認識他的人都說他走了,他去了哪裏,沒有人知道。

   葉本說,其實陶陶就是壹股迷朦的霧氣,他不可能在誰的生活中停留太久。葉本曾勸我說,忘記陶陶吧。陶陶是霧氣,他在盛夏的陽光下悄悄地蒸發了。我明白葉本的意思,葉本的意思是說,如果我再想尋找陶陶,那我就是傻子。
   我和陶陶是在北京認識的,那年他十八歲我二十四歲。
   陶陶十八歲就懂得愛情這使我很驚訝。雖然我從十七歲就開始戀愛了,但十七歲時我不懂得愛情,陶陶懂。我們走在壹起時,他總是活靈活現地在我的周圍跳躍,他說:“我在保護妳。”我用手捂住嘴笑,“他總說妳真象個比我還小的小女孩呀”。
   陶陶走在大街上時就象壹棵青草,綠盈盈地誘人。很多女孩子都喜歡看他,沖他笑,而他卻總是嚴肅地對待人家。其實陶陶是壹名武打演員,據葉本講,如果稍加留心,妳就會在壹些電影裏看到陶陶的身影。我心想,壹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武打演員。永遠不會成什麽氣候的。
   第壹次見到他是在他的住處,他穿著壹件黑綠相間的格子毛衣正趴在桌子上哭,我和葉本站在他的身後,葉本用手指彈他的腦殼,他側著臉揉盡了眼淚,擡頭看葉本,葉本說妳瞧,這就是陶陶。陶陶懶懶地靠在椅子上並不看我,他說,葉本妳們自己去冰箱裏找飲料吧,說完他把手邊的壹杯可樂壹飲而盡,然後仔細地舔著嘴唇,黑亮黑亮的眼睛漸漸地有了壹些神采,然後他從椅子上站起來,順手打開了錄音機,音樂立刻象洪水壹樣湧來,陶陶晃動著他靈巧的身體,渾身都進入了節奏。葉本說妳跳舞嗎?跟他壹起。
   我搖搖頭說咱們走吧,我覺得很沒意思。於是我們悄悄地走了,陶陶渾身上下的節奏並沒有停止的意思。
   我想陶陶對我很冷淡,我不喜歡他那高傲的樣子,況且他才十八歲,在我眼裏他和菜地裏的生瓜沒什麽兩樣。當葉本問我為什麽沈默不語時,我沒有告訴他我沈默不語的原因。後來我才知道,陶陶的冷淡是裝出來的。那天我穿了壹件紅色的T恤衫。這是後來陶陶告訴我的。陶陶說那天穿紅色T恤衫的我讓他壹見鐘情。
   我問葉本陶陶為什麽要哭。葉本說妳看他那傻樣,總是做出格的事情,挨了批評就知道鳴嗚地哭。
   後來陶陶去看葉本時又碰見了我,他仍然不看我,大大咧咧地吃葉本飯盒裏的剩飯,然後躺在葉本的床上睡覺,鼾聲均勻而文雅。醒來後楞楞地問葉本,我舅舅沒來找我吧?他把我害苦了,老束縛我的自由,把我的翅膀釘在了十字架上。他說話的聲音又尖又細,仿佛壹只鳥。
   我坐在鏡子前梳頭,頭發披散開來,灑在後背上,這時他看了我壹眼,問葉本,妳說的就是她嗎?妳說她二十四歲,我看她倒象是十八歲。
   他說著走了過來,離我很近地坐下來,我甚至聞到了他頭發上的氣息。
   他說葉本對妳真不賴,可妳肯定不如我了解他,妳信不信,葉本考試最能打小抄,抽煙喝酒也絕對第壹,妳小心點吧,林允芝。
   葉本打了他壹拳,他並不在意,依舊滔滔不絕地抖落葉本的小隱私。葉本說有地縫嗎:讓我鉆進去算了。
   陶陶立刻說我正盼妳快走,把房間讓給我,我要和林允芝好好談談,我覺得我們壹見如故,妳說呢林允芝?
   我說談什麽呀,妳十八歲我二十四歲,兩個年代的孩子,哪能談得來。
   他說我可沒把妳當成二十四歲,我把妳當成十八歲了,記住妳今年十八歲。“妳有過男朋友嗎?”他晶亮晶亮的眼睛使勁地盯著我。
   “當然有過,不止壹個呢。”我把梳好的頭發打亂了又重梳,“妳呢?”
   他把嘴向上挑了壹下又閉了壹下眼睛才說:“實話告訴妳吧,我還沒有過女朋友。”
   他把手裏的壹串鑰匙擺弄得嘩嘩作響,“我跟妳說,雖然我還沒談過戀愛,但我懂,愛情只不過如此,我全能想象。”
   葉本盤腿坐在床上捧壹本書看,還用筆在書上劃道道,陶陶回頭看了壹會兒葉本的腳,他說葉本妳的腳真臭,妳是不是好幾天沒洗了?他又轉向我,妳也聞到臭味了吧?哇,真臭,快走林允芝,咱們到外面透透氣去。
   他說著過來拉我,我把外套穿在身上,他把我的頭發從外套的領口中拔了出來,他說好美的頭發呀!
   下樓時他總是兩步就邁完了十幾個臺階,站在下邊等我,見我裊裊婷婷地不錯過每壹個臺階地走他說:“才看出來,妳真老氣呀!”
   我們坐在街心公園的椅子上,他給我買了冰泣淋,還在橫穿馬路時前後左右的照顧了我,他說妳看我象不象?象什麽呀?我問他。他說象不象妳的男朋友?他說完嘻嘻地笑著,眼睛裏溢滿了深情。
   我說差遠了,哪個女孩子也不會找妳做男朋友的,妳的心壹定象壹只鳥,說飛就飛了。陶陶心灰意冷地看著遠處,他說他總是為未來擔憂,本來在壹部武打戲裏演得好好的,不想卻受了傷,現在退出了劇組,在舅舅這裏養傷。他說妳看我的手,現在仍然拿不動重物。
   我不知道該怎樣安慰他,他才十八歲,他完全可以重新開始,我告訴他如果換了我,我會這樣或者那樣,反正幹什麽都還來得及。可陶陶卻不這樣認為,他認為幹什麽都很難,他壹想起前途這件事,心都快碎了。我不知道他說他的心碎了時,我為什麽會深深地難過,我甚至想幫助他,讓他緊張的臉奇跡般地舒展開來。
   葉本站在樓門口等我們,他說,林允芝,妳讓陶陶送妳回去吧。說完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我知道他生氣了,也許他不喜歡我和陶陶在壹起。陶陶幾乎跳了起來,他說太好了太好了,葉本生氣了。
情深幾許,才能重如山?
只希望宝宝快快成长
藏在玲瓏剔透的心房裡,二十年不曾與他人言說
っということで
此時,是多麼暢快淋漓的釋放和宣洩呀。
藏在玲瓏剔透的心房裡,二十年不曾與他人言說
生命很脆弱,又很不公。
東南アジア の富裕層
人在最終所真正能夠理解和欣賞的事物
Thisweek,electronicsectorfellonly1.12%,outperformthemarket.
   我發現陶陶總是這樣壹驚壹詐的,我知道自己很不習慣這種壹驚壹詐的性格,可是沒辦法,他天真的樣子,正壹點壹點地吸引著我。陶陶給我講了許多他小時候的事情,他說他經常挨老師的批評,學習成績也差。我和陶陶在小吃店裏吃飯時陶陶面帶憂傷地說,真遺憾,為什麽妳不是十八歲呢,答應我做我的女朋友好嗎?我還沒有過女朋友,我真想有壹個,妳答應我吧,假的也行,妳假惺惺地待我我也高興。3b87e950352ac65c5e4b423afaf2b21193138a28.jpg

所謂孤獨,獨善其身



人是自私的。那些令人感動的任何事是否真的存在?

他們很好,他們才像少年。我們不是,我們是畸形的。

一筆一劃地寫字,一筆一劃地,能有多長時間去堅持?

快樂與不快樂,都無力在意。

永遠懷念的地方,何時才能回去?

我為什麼想那個,那個我恨的地方。

那那裏有我的童年,有我可喜亦可悲的最初十多年。

回去有何意義,是否物是人非?

誰能讀懂我心,給我真的寬慰?

日日懷念的人與物,只是深埋心底罷什麼時候能再見。

這是你選擇的,或者說是必須承受的。

我的人生,從一開始就不同了嗎?

我怎會在這裏,這不是屬於我的吧。

把疑問交給內心,不求回答,求何回答。

讓我釋懷吧,我的一切,不用在意了。

人人冷漠,冷笑帶過。

知己唯你,待我多久?

所謂孤獨,獨善其身。

學校的天空很美。有時像是用柔軟的絲帶擦拭過,湛藍得讓人動容。有時佈滿層層、絮絮的雲兒,各種形狀都有,像雪山,像白馬,像海浪。太陽從雲層中透出光來,一束束的光,溫柔而明亮。傍晚時分,太陽剛下山。縷縷陽光伴著夜色,仍映射在天,色彩漸變著,無界勝有界,模糊勝分明,偶爾會看到日月同在,多麼美啊。誰專心欣賞?泛起陣陣暗香
Travel round the world
Delicious
我喜欢的秋天
楽しい時間
光の影
hount213
sentimental
無限地延續
這個冬天很陌生

“二蟲”也是指皇上

林黛玉說劉姥姥是“母蝗蟲”,很多紅學家對此都不滿意,認為林黛玉輕視勞動人民。

劉姥姥到了榮國府,除了賈母,別人都曾經笑謔劉姥姥。黛玉更是出言不遜,說劉姥姥是“母蝗蟲”。林黛玉還讓惜春把蝗蟲畫在大觀園圖裏,並起名為“攜蝗大嚼圖”。

不過,林黛玉的說法得到了薛寶釵的贊揚:“惟有顰兒這促狹嘴,他用春秋的法兒,市俗的粗話,撮其要,刪其繁,再加潤色,比方出來,壹句是壹句。”

林黛玉為什麽會說出這樣的話呢?

在第40回,飯後賈母和眾人到了探春屋裏。探春屋裏設著臥榻,床上懸著蔥綠雙繡花卉草蟲的紗帳。板兒跑過來看了看,說:“這是蟈蟈,這是螞蚱。”劉姥姥忙打了他壹巴掌,罵道:“下作黃子,沒幹沒凈的亂鬧,倒叫妳進來瞧瞧就上臉了。”打得板兒哭起來,眾人忙勸解方罷。

其實,蝗蟲和蟈蟈二蟲都有著特殊的含義。蝗蟲就是“皇蟲”,蟈乃“國之蟲”。蝗蟲和蟈蟈代表的是皇上,都是不許說的,板兒說了,就挨了壹巴掌。林黛玉說蝗蟲的意思是諷刺乾隆,乾隆就是皇蟲,王公大臣們錦衣玉食燈紅酒綠的侈糜生活,不過是跟著皇蟲吸食民脂民膏罷了。

黛玉說“母蝗蟲”另外壹個含義是說劉姥姥也是壹個代表乾隆的“香芋”。在《紅樓夢》中,劉姥姥在大觀園什麽也不懂,以至於留下了歇後語。在劉姥姥醉臥怡紅院壹節,劉姥姥的臭屁酒氣熏染了寶玉的臥室。在妙玉那裏品茶的時候,只會“牛飲”而不會品茶的劉姥姥用了妙玉的茶杯,茶杯成窯的“五彩泥金小蓋鐘”雖然是非常名貴的禦用之物,但妙玉還是嫌臟放在外頭不要了,甚至洗杯子的水也不讓寶玉拿進門。這些情節都說明,曹雪芹把乾隆的事情也寫在了劉姥姥的身上。

有人認為,劉姥姥用過的名貴茶杯日後將成為賈府被抄揀的證據之壹,我看這純粹是瞎編。

《紅樓夢》也多次提到了“風月”。風月繁體漢字中間就是“二蟲”兩字。這“二蟲”就是指蝗蟲和蟈蟈。第5回的“可憐風月債難酬”,“風月”二字換成“二蟲”,意即是欠皇家的債沒完沒了,永遠也還不清。“擅風情,秉月貌,便是敗家的根本”,也是說皇家是曹家敗落的根本原因。新制紅樓十二曲中有“都只為風月情濃,……”,“風月情濃”就是提示讀者《紅樓夢》寫了皇上,不要對“二蟲”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正是因為皇上,才有了“懷金悼玉”的《紅樓夢》。第23回末“妝晨繡夜心無矣,對月臨風恨有之”,意即從早到晚什麽心事都沒有了,心裏只有對皇上的恨。

《紅樓夢》的壹個別名是《風月寶鑒》,裏面的“二蟲”也是指皇上。意思是只要看了《風月寶鑒》,就能看清乾隆的真面目。
自我介绍

sale09

Author:sale09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