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至美的愛情


遙遠,這是個讓我無比喜歡的詞,遙,遠,想想就好,就心馳,就無限的美。

其實,遙遠,有憧憬,也有懷舊,然而,卻又充溢著唯美氣息。

不是嗎?遙遠想多美就有多美,要多美就有多美,美到蝕骨,美到無涯。

“星漢皎潔,明河在天,四無人聲,聲在樹間。”因為這巨大的空間和距離,才有了歐陽修一場浩大的秋事。時間和空間可以有盛大的美,就象春江花月夜,就象一場至美的愛情。

愛情就是這樣,遠遠地驚鴻一瞥,在水一方,就沉溺了,就淪陷了,哪管他八千里路雲和月,只是癡癡地戀著,想著,等著,暗生歡喜,一切都是那樣的好,近乎完美。然而,等離得近了,便無味,便索然,真的是好無奈呀。

鐵凝寫得最美的散文隨筆《遙遠的完美》,有多遙遠就有多完美,有多遙遠呢?你不知,我不知,她,也不知。其實,心的距離最遠,也最近。到最後,講的就是內美了。

記得,很早,就喜歡《經典美文》,就零星地買來讀。而一年前,我的一篇散文〈大漠長歌王昭君〉通過《經典美文》初審,從此,更是喜歡這本刊物,到癡迷,猶如發生了一場暗戀,到處去買,瘋了似地讀,然後收藏。就那樣,遠了近了地喜歡著,不管不顧,所有的零花錢都用來買它了。就像一場遙遙無期的愛情馬拉松,就發生在一個人與一本刊物間的,悄然,而持久。傻了似地迷戀它的文風,它的格調,當然也幾乎無條件地迷戀它的編輯。

在所有的刊物中,這尤其是本“格”高的刊物,骨格奇清,風格冷峻,哲思,美雅,文皆瀟然,有著無限的好。遠遠地迷戀著,歡喜著。不知為什麼,一直喜歡“格”高的人和物,就象沈從文喜歡格高的美食一樣。

我的初戀男友,是個北京男孩。從此,一場盛大的情事竟發生在我與那座城市之間,那城市大氣,凜然,豁朗,厚重,象一個中年男人一樣,穩妥踏實。我的男友與這座城市的空氣是如此契合,雖少年,卻老成,有說不出的穩妥,善解,靠著他,像靠著山一樣的安全妥當。這樣的戀愛,註定是淪陷的,沉溺的,無限唯美,又無限惆悵。

我其實是個特別孤高清傲的女孩兒,一切都要“格”高。而他的氣質恰好暗合了我,讓我有著說不出的歡喜,幾乎是崇拜了。他送過來的一陣又一陣柔柔的眼風,讓人好不傾倒,醉醉的羞羞的,臉紅著,仿佛有春風滔滔卷過,我全盤潰敗,潰不成軍,那時的眼淚幾乎成了敗軍的旗幟,濕遝遝的,軟綿綿的,像一陀一陀的苔青,幽幽綠著。

張愛玲說過,對男人的愛,總是帶有崇拜性的。我深以為是。從此,就關注著那座浩大的皇城,甚至連天氣預報也不放過。從此,還喜歡這城市裡的各色小吃,哪怕是王致和臭豆腐,也成了我的最愛。

初戀,似乎讓一切都完美起來,所有的滋味都歸於一個“香”字,歸於一個“好”字,不講理得好呀。就像他眼角的一顆小黑痣,都成了我的心頭喜,他每一眨眼,我的心就跳沒了節奏。這要人命的初戀呀。卻原來,愛,就是看上去很美,不,不,是完美無缺,就是缺,也是美。瞧瞧,多不講情理呀。

愛情,好象也不在乎地域的差別,哪怕十萬八千里,對於相愛的彼此,也只是一個瞬間,因為心是通的,愛的光陰在心間穿行,梭似的,來來回回,好快,靈犀一點,唰,就過去了。如果堵了心,便是咫尺天涯,便是鴻雁長飛光不度。

喜歡一個畫家的水墨畫,遠遠的粉牆,寥落的木橋,水塘邊草地上的牛,悠閒著,濃淡十分相宜,一幅煙雨江南水鄉圖,就那樣遠遠地美著,真美,真好呀,遠遠的,對,就是遠遠的,美著。

有了這恰如其分的空間和時間,所有的對於遙遠之外的癡想,便沒完沒了糾纏著,綺麗著,似一場盛大而浩繁的愛情,貼心貼肺,不離不棄,多遠也不嫌,多遠也是美。

李白說,美人如花隔雲端,是啊,隔著雲端,多絕美,多銷魂呀。

我的女友彤彤,一個純情絕美的女孩兒,她遠在重慶,於我就如隔著雲端的花一樣,可望而不及。常常遠遠地想著她,望著她,也想著她所在的那座城市,城市也在我心中生動起來,就那樣遙遠地完美著,便無限懷念和她一起吃過的重慶火鍋了,麻,辣,燙,這感覺盤桓在舌尖上,縈繞在記憶裡,千般地好,千般地讓人心儀,妥帖,刺激。

好的東西總是讓人心儀,讓人妥帖,就像一段好文,一部好片,一首好歌,一個好友,哪怕一根草,一片葉,只要喜歡,便是萬般的好。

一鉤新月天如水,多美,多遙遠,一鉤新月,天如水,卻實在是美呀。

記得現場看李娜練唱《嫂子頌》,一聲“嫂子”,悠長婉轉,聲若從九天飄來,幽深,遙遠,情如風,游走於聲,清,涼,濕,一縷縷,一滴滴,滲進血液,親親的,親娘一般親呀。這是我聽過的最美的聲音了。

而林俊傑的《一千年以後》,每次聽,心總是一顫一顫的,終至淚濕。這是我聽過的林俊傑所有歌曲中演繹的最完美的一首,是呀,一千年,多遙遠,讓人又愛又疼,又無奈的千年呀,“一千年以後,世界早已沒有我”,多孤美,多暗疼,曾經有多愛就有多美,就有多情殤。

遙遠,看上去一定是藍粉色,妖氣很重的那種,詭媚如夢,像周傑倫的歌,就那樣遠遠地誘惑著,一步步走近,而總讓人無法靠近,總在千里之外,總在不遠的遠方等你,讓你欲罷不能。情難舍,意難絕,纏綿著,千里萬里終走不出情人的視線,千里之外,遙遠就是千里之外呀。

或許,周傑倫的歌,有多遠,就有多美。極完美地體現著他才情,似無意,卻最有情,似放開,又終至難舍。他的才情充滿張力,任意游走於無垠的時間和空間裡,就像春天裡一條小蛇,詭異而靈巧,充滿媚惑,青青的,青青的,遊進你的心的最裡面,讓你的心靜靜地開悟,直到靜靜地綻出花來。對於遙遠的過往,充滿回憶,充滿期許。

一直遠遠地喜歡著這麼幾位“格”高的男子:冰淩 伊夫 王劍冰 陳寶國 ,在所有男子中,他們尤其是最出眾的,因而就那樣遙遠地,美美的,心總是一牽一牽的。

遙遠,也是凡高的向日葵,明晃晃且極具肅殺氣,讓你所有的想像無處可循,無路可逃,一味地淪陷,就像一場絕望的愛情,無以拯救。只有沉溺。

看呀,遙遠就是這樣的讓人迷著,讓人想著,象豔紅凝香的罌粟毒,一飲再飲,終而成醉成癮。

醉裡乾坤大,任他高柳清風睡煞,到最後,也只剩下自己的想像,想愛愛,想恨恨,想美美,想什麼就是什麼了。讓一切有了被原諒的理由
在想念的枝頭開滿春天
我不想淚浸滿眼眶才哭
?ロボットと言えば
該珍惜的該努力抓住的
勝手に一人で騒いで
如果看不到這個世界
?清晨,真是個好時光!
最初に読んだのが
他會回報你幸福的餘味

無憂無慮幸福快樂的

我這樣說,一定有??人懷疑:你現在不是住在大城市裡麼?城市裡哪來的蛙鳴呢?肯定弄錯了,你聽到的肯定不是蛙鳴吧。有這樣的疑問並不奇怪,起初我也以為自己弄錯了,以為那不過是我處在臨睡狀態時腦子裡出現的的幻覺,可待細聽細辯之後,我能肯定,這聲音就是蛙鳴。它那樣嘹亮,尤其是到了夜深人靜時,那聲音似潮水般浸漫過來,完全是一片蛙鳴的汪洋。

看來把青蛙強派給鄉下,以為城裡無蛙,這種認識顯然是不對的。青蛙適合生長在鄉下,這也沒錯,因為鄉下有水,有草,有樹,有田,有地,一個地方一旦有了這些,理所當然就是青蛙的樂園。青蛙對生活並不挑剔,就像一個粗茶淡飯的人,它們只要有水、有草,有原始的自然生態,就個個能把自己活成一朵花。

掐指一算,我在這裡已經住下不少年頭了,過去好像並沒有聽到過這樣嘹亮的蛙鳴,就是偶爾聽到,也是弱弱的,等到夜色一沉,便淡了,再經過晚風一吹,便隨風而散。何以今年如此特別?這蛙聲響徹得完全是鄉下夏夜的樣子。

在我的老家,很難說清每年的第一聲蛙鳴始於何時,有人說是驚蟄的那天夜裡,也有人說是響起第一聲春雷的那天,我不知哪一種說法對,抑或都有道理,但我沒有註意過。你想呀,像我這樣一個懵裡懵懂的人,第一聲蛙鳴關我什麼事呢?我不問四時,只管吃自吃、睡自睡,完全一副沒肝沒肺的樣子。誰要約我去聽蛙鳴,我肯定會斜睨眼睛瞪他:腦子有毛病呀,蛙鳴那麼普通,就像太陽從東邊升起又從西邊落下去一樣,有什麼好聽的?它叫就讓它叫好了,有什麼好奇怪的。現在想想,真佩服那些有心人,他們洞明世事,能夠收穫精彩人生,概因他們用心用情、一絲一毫地體察世間萬物的變化。我有點印象的只是一過了清明,天地之間的蛙聲就壯得厲害了。再不需細心辯聽,那汪洋一片,能把人浮起的分明是蛙聲無疑。即便雙手堵耳,它也能鑽得進去。不過那時的我老是嫌它叫得酣甜,有幾分媚俗之氣,竟沒有聽出鄉村之夜清風明月的味道,也沒有聽出五穀豐登的訊息來。

都說近水樓台先得月,把這句詩意用在諦聽蛙鳴上也很合適,就是近水近田近地的人家先聞得蛙聲。那時,我們家住在村子的最邊上,佔著村子的東北一角。屋子的東邊是南北走向的一條小河。河不寬,也就兩丈左右的樣子。夏天的河水是豐盈的,裡面長滿了荷。在荷還沒有到的地方,有浮萍,還有睡蓮。屋子的北面是一片水田,水田里長著茂盛的油綠髮亮的秧苗。屋子的前面是一塊菜園,隔了菜園才是別的人家。四面裡只有在屋子的西邊才緊挨著別人家的院子,那裡有一條小路通向村子裡。

白天,除了柳樹上的蟬喜歡喧嚷外,其他一切都是很安靜的。蟬在那裡悠悠地唱著古老的情歌,畢竟唱得久了累了,聲音慢慢弱下來,像是要睡去的樣子,可忽地一下又走高,直至攀上最高音。我估計它是從夢中驚醒過來,差點跌落,嚇出一身冷汗,待清醒過來,重整精神後,才又唱出激越的高音。偶或也有小鳥的叫聲,它們的身影從空中掠過,丟下一兩聲,匆匆飛過,棲息到樹枝上去了。小鳥只有在早晨才叫得最歡,等到了晌午時,精神都疲倦了,也就相繼歇息下來。不過,你要是一直望著遠處的田野,就會發現,偶有一兩隻白鷺,騰地從秧田裡飛起,把它們翩躚的姿影,定格在地綠天藍做成的背景裡。

小河邊我是每天都要去的,除過要去那裡汲水家用外,我還願意到那裡玩耍。坐在河邊的柳樹下,看蜻蜓點水,瞧燕子吵架。在田田的荷葉底下,也有一番熱鬧的景象,幾尾只有一公分長的小魚在嬉戲。這麼小一點兒,還沒有魚的樣子,能叫是魚麼?可不叫魚的話,那叫什麼呢?它們太活潑,把尾巴搖得可愛極了。可一遇到有什麼動靜,它們嘩得一下四散逃開,躲藏在荷梗的後面,非要等到平靜再次降臨到水面,才又聚到一起來。跟這些小魚玩耍,我一點不嫌無味,總是懷了興趣,玩得忘我。這些小傢伙,只要你對它們好些,不驚不嚇、再弄點東西餵牠們,它們漸漸就失了戒備,甚至還游到你手上來玩。你慢慢把手捧起,它們就在你的手心裡了。用紗布做一個網兜,一下能抄起很多尾呢,把它們放在清水的盆裡養著,也蠻有趣。
自我介绍

sale09

Author:sale09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