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思维好的聪明人

这阵子,看到不只一个人说她们是看到桃花儿对明明的青睐有加,于是青眼上明明,看到这,我冲桃花儿后脑勺一脸坏笑。桃花那时是佳人首版,桃花儿是老玩儿家,桃花儿是耍乐儿的能手高手强手,,,,对待易碎品,当然尽量摆放着不碰,或轻拿轻放。

以前在杂谈我没跟明明直接交流。我喜欢阅读观点,喜欢有新思路,逻辑思维好的聪明人。不喜欢一张口跟新闻联播播报员一个口气,老戴三块表,辩论不讲逻辑,看法稍有不同,乱扣右派,汉奸,愤青帽子的人。这些帽子,不是脏骂,胜似脏骂。

无论别人怎么欣赏,敬重,我都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直接体会,张大我的黑球看,看不到,就闭眼。回想在佳人,因为一个看法与明明不同,我与明明有过直接交流,当时用夏洛特芒果那个ID吧,开过主贴,过程都在,一目了然。明明与我交流时披头散发我站在城墙上凝望着龙上的时候,他那刚毅的身影已经和着夕阳绚烂的红色一起消失在黄昏的阴影里,马蹄踏起漫天的黄沙,渐渐模糊了他的背影。晚风中,我那宽大艳丽的华服,肆意的飞舞,我想起他临走时说的话:“明晰,你一定要等我凯旋归来,等我娶你!”
父王不知何时来到了我的身后,轻轻的拍拍我的肩膀,说:“孩子,相信龙上吧,他一定会顺利的拿到龙涎花。”
我甚至不曾抬头看父王一眼,就从他的身边走开了,我似乎能感觉到他的笑容就那般的凝结在了面上,但我还是默默的走开了。
是的,在我心中,他早已不是我的父亲,在他亲手处死无辜的母后的时候,他就已经失去了做一个父亲的资格,从我懂事便不再与父王说一个字。那个害死了我母后的奸妃早已成为这旋流国的王后,却不想竟患了顽疾,非龙涎花不能救治。但龙涎花乃是金珀国的国宝,若要龙涎花,必要先战败金珀国,于是父王便命大将军龙上前往,待取回龙涎花之时,便让我们完婚。
我于是每日都站在着高高的城墙上,等候着龙上的归来。终有一日,我等到了他的归来,他身体已经冰冷,浑身数处伤口,处处中了要害。我收起满眼的泪,为他细致的擦拭着全身,我看见他的眼角落下一颗泪水,血样的红。
不知是否因为龙涎花的奇效,奸妃活了下来,每次看见她的时候,我的心里便有把刀在扎,生生的疼。但是奸妃每次见到我的时候,目光中却流露出一丝无法言语的神情,那是我从来都不曾见过的温暖,但每次我都回以冷漠和高傲。
自乳娘沐烟死后,我便只对龙上一人说话,我也曾将乳娘沐烟告诉我的关于母后和奸妃的事说给他听,告诉他当年奸妃是如何夺走了父王的爱,又是如何的害死了我的母后,久而久之,我便将他视作了托付终身之人。
但这次,龙上却死了,为了夺取能替奸妃治病的良药而战死沙场了,虽然胜利了,但是我的龙上却再也回不来了!
父王来的时候,我正在为龙上着装,他抓住了龙上的手,老泪纵横,我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也是我记事以来和他说的第一句:“父王,您满意了吗?”
他的曾经魁梧的身躯不停的抖动着,我最后一次抚摸着龙上那刚毅的面庞后,便轻轻的离开了,留下年迈的父王在这里独守着龙上。
一年後。
我见到父王不再是往日的冰冷,而是换上了笑脸。在父王的眼中,我竟成了乖巧懂事的孩子,时常在奸妃面前夸赞我的好处,而奸妃亦是满面的欢喜,而我对她却依旧是满腔的仇恨,但面上却从不显露出来,也从不和她说话。
那日,父王将我唤到身边,满面忧愁的说:“孩子,父王年事已高,很多事已力不能及,而你又是女儿之身,若直接将王位给你,怕你又难以服众,真叫父王发愁啊。”
我淡淡的說: “父王,我對王位毫無興趣,父王可另選他人。 ”
父王的眉头锁得更深了,他长长的一声叹息,说道:“父王膝下仅你一女,总不能让位于外姓吧?若是让给你的夫婿,父王自是无话可说。”
我依舊淡淡的說: “女兒還不想嫁人。 ”
父王很是哀伤的说道:“父王知道你心中还想着龙上,可是明晰,父王是有意想让他来继承王位,让你们能一生一世啊,只是没想到,结果竟成了这样。”
那原本被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痛楚,又被硬生生的撕裂开来,露出了鲜红的血肉,但我面上依旧淡淡的,不着痕迹,哪怕此刻我的心中,已经是翻江倒海,但面上依旧如古井不波。我只是说:“父王,一切都过去了,你又何必难过?父王如此说来,莫非已有了人选?”
父王原本忧愁的面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父王觉得百定侯的二公子姬无缘乃是人中龙凤,人品相貌才华皆是上等,不知你可曾见过?”
我嘴角牵了一牵,道:“此人原本是龙上的好友,我自是知道的,既然父王看上了,便由父王做主吧。”壹年又壹年,青山不老,江河依舊
自己即將二十歲了
寓意
青春就是用來懷念的
每一個文字就像一朵花
我聞到了夏花的清香
無法把握的生命流程
如果,如果有如果
日子總像指間流過的細沙
歲月的流轉都隨妳的時間去那兒了



那麼無所要求的人生

有時候人最駕馭不了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有時候人最看不透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有時候人最沒法理解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有時候人最不能諒解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有時候那個最跟自己過不去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有時候傷害自己最深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有時候最恨得要命的那個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有時候最瞧不起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有時候人最放不下的不是自己,而是別人。有時候最受委屈的是自己,而顧及的是別人的感受。有時候為了別人的一句話竟然迷失了自己,卻無力為自己辯駁。有時候自己不一定認同別人的為人處事,但仍尊重別人的決定。有時候太信賴一個朋友,但斬獲的也許並不盡如人意,有時候我也知道有些事要鬥爭求團結,但我依然會選擇中庸。不想放棄,就要承受,就要改變,不想轉身,就要體諒,就要看開想開,有時候可以自己難過,但別讓自己太難堪。有時候可以自己忍耐,但別讓別人太為難。

有時候人生是講緣分的,有時候無論我們多么努力的苦苦求索,也終將一無所獲。但有時那麼不經意的暮然回首,便有那麼多你想要的就等在那兒,人生的際遇真的說也說不清的。一瞬間那麼清晰可見,伸手可捉,真真實實的擁有著,可有時候也會瞬間稍縱即逝,就那麼一忽閃,還沒有來得及收拾起嘴角的笑容,一切就已經做煙雲散盡,就像風過漠地,就像燕過無痕。

有時候看得開很重要,但看得開不一定想得開。有時候想得開很重要,但想得開不一定看得開。有時候什麼都重要,當你那麼在意,那麼怕失去時。有時候什麼都不重要,當你無所謂失去,當你已不再在意身邊的人和事,對一切都無欲無求了。但人啊!那麼無所要求的人生,又算不算一種缺憾呢!

唉﹗有時候﹗有時候﹗"事情是這樣的,就不會是別樣。"我曾經那麼信奉的一句話,有些事是只要你努力了爭取了就可以改變的,有時候是無論你多么的苦苦相求也無濟於事,還有的時候你越是爭取越是適得其反。這既是學問也是命,那就聽天由命嗎?還是再掙扎一下?唉﹗有時候。時光刪不了回不去 紅酒杯中醉的美 夕陽西下何去何從 溫涼自由的秋 心靈深深的觸動

童年記憶中的那條河

姥姥家就住在美麗的蒲石河畔一個叫金坑的小村子,那兒的交通不夠便利,記得小時候去,都是媽媽帶著我和弟弟,需要翻越一座大山,趟過一條大河才能到,這條河就是美麗的蒲石河,水依傍著山,山環繞著水,站在山頂向下觀望,碧綠的蒲石河水像一條玉帶將金坑這個小村子環抱在懷裡,山水相融,青山綠水,遠離喧囂,有一種世外桃源的魅力腰痛

雖然山勢陡峭,河水較深,我和弟弟每年都要去的,因為那兒誘惑我們的東西太多太多,那兒是我們童年的天堂。

夏天來臨時,跑到蒲石河裡洗澡、曬太陽,清的水,綠的草,高的樹,藍的天,讓人難忘。最難忘的要數捉魚,記得有一次,大我們兩三歲的老舅、老姨領著我們,拿著糞筐子撈魚,也不知哪兒來這麼多魚,一兩寸大小,挨挨擠擠,擠滿了河岸邊,我們不停地撈著,累得滿頭大汗,可戰果也輝煌,魚有幾水桶。當然,釣魚也很過癮,順著水流湍急的地方,把魚鉤拋入,隨著水流走,看到魚漂沉下就提鉤,準能釣到魚,白漂魚、紅刺魚居多,從中午一直釣到夕陽西下,姥姥的呼喊聲才使我們依依不捨地離開。

冬天的蒲石河更加美麗,河水一改往日的歡快,變得靜默,枕著大山的膝蓋悄悄地睡去。凜冽的寒風襲來,河面凍得像一面大鏡子,太陽懶懶地出來照耀著,顯得格外刺眼。山上、村莊都被皚皚的白雪掩蓋,此時的這裡,徹頭徹尾成了冰清玉潔的世界。路上的行人很少,人們都在家裡貓冬,而對我們這些孩子來說,快樂的時光已經到來,穿著媽媽做的厚厚棉襖,拿著冰車,在冰面上瘋鬧、嬉戲、滑冰車比賽,一滑就是幾里,玩累了躺在冰面上歇一會,渴了砸塊冰放到嘴裡,玩得別提有多高興關節痛

再次來到這裡,心情有一種說不出的激動。午後,我來到河邊,河水綠的親切,這裡的風采依舊。幾群鴨子在水面游弋,時而伸長脖子探到水里覓食,時而因戲耍的興致歡快地大叫。對面的山勢陡峭,已被綠包圍,淡綠、嫩綠、淺綠、深綠,綠得層次不同,錯落有致,起風時,山上山下,層層疊疊,綠波湧動,靜靜地觀望,分不清是山是水,幾聲從林子傳出的鳥鳴,清脆悅耳,感覺自己的身心遠離喧囂,已進入自然之中成立公司

蒲石河,美麗迷人的河;

蒲石河,我童年的河;

蒲石河,將永生永世存在我記憶裡的河。

女傭|清拆


自我介绍

sale09

Author:sale09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