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掉壞習慣和流感說拜拜

免疫力下降了?動不動就感冒發燒?流感像沒完沒了的惡魔,一輪又一輪地吞噬你的健康。你也許會很迷惑,明明是吃了很多抗生素、帶了口罩的呀,為什麼還會惹上它呢?今天和你一起戒掉生活8個習慣,預防流乾源,提高身體免疫力hunnen inube

不管你是否接種了流感疫苗,採取預防措施同樣十分重要。專家近日援引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等權威機構的提醒說,生活中隱藏著很多“流感源”,需隨時留心。

吸煙。

吸煙會早早破壞肺組織,影響肺對病菌的分解;同時煙霧會削弱鼻毛阻擋病菌的能力。因此研究表明,甲型H1N1流感會比普通流感侵入更深的肺部,煙民感染流感的機率也大大增加。

酗酒。

研究表明,一場大醉後,身體的免疫力至少在24小時內難以恢復至正常水平。此外,酒精促使身體脫水,影響鼻子和喉嚨排出細菌的能力。

焦慮。

越害怕越容易得病。

研究證實,焦慮可通過一系列症狀表現出來,如胃酸反流、失眠、皮疹,這些都會降低身體防禦病毒的能力。

握手後不清潔。

同被感染者親密接觸,會增加感染病毒的機會。美國疾控中心建議,同患者保持1.8米就可減弱病毒傳播能力。除減少各種禮節性的接觸外,事後也要洗手再觸摸眼睛、嘴巴等部位。

想單靠洗手液消滅細菌。

第一,洗手液要包含60%-95%的酒精、乙醇或異丙醇才能發揮最佳抗菌效果。第二,尚無研究證實洗手液能殺死病毒,所以香皂依然是最好的洗手防流感用品。

濫用抗生素。

濫用抗病毒特效藥物反而增加患病機會。研究顯示,如果經常使用抗病毒特效藥,病毒抗藥性可高達60%,藥效等同於零。

自認為身體好,忽視預防。

流感的高危人群一般是65歲以上的老人,2歲以下的孩子,孕婦或患有疾病身體抵抗力欠佳者。但任何人都不能掉以輕心,病毒也再不斷變異。比如甲流似乎專門感染年輕的成人和健康的孩子,65歲以上的發病率反而少。

以為戴口罩,就能防住流感。

口罩預防流感的能力不大,同時口罩還會成為病毒的聚集地。摘口罩時不要摩擦到耳朵、嘴巴和眼睛,也不要碰觸面??罩正前方的部位。

光與影的情趣

我走進攝影圈,與攝影有緣,是在我十五六歲的時候。當時,我十分愛好繪畫。每天,除了正常的讀書學習外,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了畫畫上了。

記得,有一次,我在公園裡寫生時,身邊圍了五、六個小孩在觀看。

這時一個中年人走了過來,他端著相機為我拍下了唯一的一張記錄我青少年時代學習繪畫的立存寫實公司清潔

也許是一種巧合,或許是一個的啟迪。他動動這個,推推那個,輕輕地一按,一二分鐘的時間我和幾個孩子就樂不列顛地被凝固在這張紙片上,周邊的一切也若影若顯地烘托著我們。光與影的運用是那樣的柔和,黑與白的對比是那樣的強烈,虛與實的反差是那樣的明顯。而我費了近二個半天的時間,才完成了一幅寫生作品。思來想去、比來算去,我便萌生了學照相的念頭。

於是,我想了許多辦法去尋找那個照相人,並說明了來意,就此認作了師傅。從此,在我的業餘生活裡又多了一個愛好——照相。可以說那時還不知道照相的叫攝影,人們所說得專門照相的,實際上就是我們現在的攝影記者或攝影家。二十年過去了,現在師傅是一位真正的攝影家了。

師傅很好,也很耐心。也許那個年代的人都很實在,沒有什麼人情的往來,親切地叫聲師傅,就是對師傅最大的報賞。慢慢地師傅向我傳授了許多似懂非懂的攝影術語,什麼光圈速度、什麼焦距景深、什麼逆光側光等等。看似簡單的一按,看似瞬間的一照,實際上並非如此,其豐富的內涵和對光與影的理解並非一日之功。於是,在虛心聽取師傅諄諄教誨的前提下,我閱讀了相關的攝影書籍。光與影的關係,光與影的運用,光與影的表現為我積蓄了許多創作、再現、提升作品的藝術元素。

從單鏡頭到雙鏡頭;從傻瓜機到全自動機;從尼康影像專業機到如今鋪天蓋地地數碼機,可以說無論什麼時侯、什麼時期,我的身邊都沒有離開過相機。上班下班的路上,節假日的消遣,出門在外的旅遊,一個大大的、重重的攝影包總是與我形影不離。

有一次,幾個好長時間沒有見面朋友約我吃晚飯,在我未到之前,先到的幾個人打賭說,看他今天還會不會背著大包。結果我來了,包也跟著來了,贏者得意洋洋地樣子,讓我感到欣慰。也許這就是我外部形象的一大特徵,牢牢地留在了朋友的記憶裡。

同事開玩笑地對我說:“看你的肩膀都成殘疾了”,家里人也為我整天背著沉重的大包絮叨不止。特別是進入了數碼信息時代,我的包不但沒有減少重量,反而又增加了新寵數碼相機,數碼DV機以及相關的附件等,包的份量是可想而之了。

其實,我也清楚背著它很沉很沉,全部派得上用場的時候也不是特別的多。

但我還是愛不釋“肩”的人在那裡“她們”就跟隨在那裡。尤其是背著“她們”行走在白山黑水之間的時候,所付出的艱辛比常人要多得多,累得多。然而,所有的酸甜苦辣只有我自己慢慢地去品味、細細地去咀嚼,心甘情願地享有著他人無法理解的快慰,痴心不改地承受著自己當初的選擇。

有一次,我隨會議到泰山采風,一行大約30人左右,年齡小的在四十歲左右,大的在七八十歲左右。同樣是乘坐空中索道上到頂級,而我也許是身負“重擔”的所致,待從頂級遊覽後下山的時候,左腿就有些不聽使喚。此時,我才真正地體味到那句“上山容易下山難”的真諦所在。最後,在大家的幫助下,忍著難以想像的疼痛,一步一瘸地下了山。而那些比我大得很多的老同志,卻輕鬆自如地回到了車上冷氣工程

事後,自己也感覺挺沒有面子的,最終尋找了一個可以挽回點顏面的理由,那就是“肩負重擔”所為。然而,我仍無怨無悔,默默地承載著一切。

我相信自己,也相信我這些“親愛的朋友”,總會在不經意間給我的業餘生活帶來更多的驚喜和更豐富的情趣。
自我介绍

sale09

Author:sale09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