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了生命清新的可愛

農夫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簡單的生活節奏裡,真實地收穫了一份見證汗顏欣喜的果實。而我卻成了季節裡冷眼的看客,在幽靜的小路中獨自咀嚼一種唏噓的心情。我虛無地握著手中的空氣,既沒有一點重量,也沒有一點顏色。收穫的季節裡,我滿臉都是蒼白的顏色。

泥土凝聚著稻香濃郁的氣息,嬉戲在秋風盤旋著的地帶,久久不願在我的鼻尖散去。彎著腰的稻子熱情地引領著我探索的眼眸,季節裡揮鐮的身影成了我眼中別緻的定格。誰掂量著沉甸甸的秋實?靜靜地聆聽著秋陽里,一個季節裡兩種不同的聲音。

心情被時間剪碎了枝節,漸黃的樹葉像蹁躚的蝴蝶,在枝頭舞著最後的纏綿。誰在宿命裡聆聽到和落葉一樣飄零的嘆息?誰俯視大地在冷面的哀婉裡溪水也枯涸了泉湧的淚滴?

誰握著一份感恩的悸動,在揮鐮的忙碌裡收穫豐盈的希望?誰揣著一份飄零的倉促,在季節裡走出散亂不堪的佈局?任憑自己的心情沒有始端地流淌,我才在兩者鮮明的對比中,感覺自己像端著一個空杯,一直飲著無聊的悵惘和無形的負累。

看看農夫埋頭忙活,自己卻在這個季節裡悼念落葉的飄落。難道真就驗證了一句古訓?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他們收穫沉甸甸喜悅的稻黃,我卻收穫落葉飄零的悵惘。一個季節,兩種不同的心情。一個季節,兩處不同的景色。我在生命的春天裡,卻播種了一粒紮根神經的憂鬱的種子。這種敏感的觸鬚,何時遏制得了這種旺盛的長勢?

活脫脫的一位位農夫,就像一面面真實的鏡子。我站在秋風地帶,看見了自己真實的容顏。我有著驚詫的凝眸,老伯斑白的髮絲,在風中顫巍一份汗水的篤定。我在自己輕揚的黑髮中,圖畫歲月沒有汗氣的蒼白。如若生活有著瞬息的頓悟,老伯帶給我的就是直白的心靈的顫動。我不堪自己生活的姿態,改站立成自己怎樣的高度?綿延成自己怎樣的寬度?生命似乎不太計較,自己活著有著怎樣的長度?而是要彰顯自己活著的品味和價值的取向。

曾經的我像一顆沒有重量的沙粒,在社會的洪流中一浪沉澱一浪,最後剩下深一腳淺一腳地駐紮蝸居,甘願在隨遇而安中蜷縮著淡薄。理想在次次激撞的折騰中,早就看不見清晰的棱角。或許沒有目標的人生,就像沒有骨架的軀體,隨時都會癱軟如泥。沒有禦寒的裝備,隨時都會在單薄的身子裡,灌入刺骨的冰凌。如若常常卑微地躺著,匍匐成一根沒有高度的藤蔓,隨時在依附中就腐爛了枝葉。生命,應該站立成自己應有的高度,即使是一粒渺小的塵埃,至少也在空中愉悅地飛舞過。

我感知到這個季節的秋風,似乎有些許的清涼與冷漠。它輕輕地翻捲著落葉,一層一層泛黃而又單薄的衣裳。即使在陽光溫情的包裹中,肉眼目擊之處,秋陽送給萬物也只是,最後一絲脆弱的溫柔的戀情。更多的事物都將在這個秋風的遊走下,隱沒了自己本該具有的顏色。我終於懂得靠在歲月的門檻上,靜靜品味浮躁之中沉澱出的一份致遠的寧靜,看見自己疲憊的心魂想丈量大海的無垠。不想無聊地放大一絲遺憾和疼痛,學會把這季綠葉的記憶做成泛黃的標本。或許當我翻開這頁脈絡的印記,我至少真心地收藏過歲月裡的真實。再也不想自己在緬懷中痛心地哭泣,我在清淺的笑意中看著落葉翩翩飛離。無意觸目之處,一襲頑強成長的黃色,在秋風中輕輕地搖曳。一眼寧靜的秋色,是什麼定格了凋零季節的嗅覺?

猶如注入了一劑搏動靈魂奏出最強音的興奮劑,我忘記了仰望遠去的雁群和靜聽孤單的淒鳴,俯視野菊花鮮美的黃色,無意奠定了這個凋零的季節,也是有著蓬勃的生命力的。我的生命和它在秋風裡,共舞成相同的頻率。注定生命是要歷經一種微妙的過渡,自己就不要事事做著刻意緬懷的挽留。即便把自己一生忠貞的誓言,變成了風中膚淺的承諾,也要在這種宿命裡學會自然地湮沒。落葉即使飛離了生命的枝頭,另一種事情卻在自己的腳下懂得斑駁地裝飾。蕭殺的嚴冬,一切似乎都沒有了生命的跡象,岩邊的梅花卻冷傲地開著。人生的過渡,學會在堅強中存活相融。

夏花也在秋風中片片飄離,重疊著季節里分離的宿命。即使是風起雲湧斑駁的日子,最終都要還原一份歸屬的本真。光裸著的枝椏,或許經歷嚴冬的拷問,明春,依然綻放一樹頑強的綠意。只是今春裝點了誰的景色?明春又將停留在何處泅渡?人生的每一個片段,或許當你駐足回眸,一切都不再是那個熟悉的佈景。所熟悉的,慢慢也會變得陌生。陌生的,卻透著馨香的氣息,或許你想憶起的,卻被另一種景緻無意代替。花落是否有痕?雁過是否有聲?我也學會了不想追問。

感懷生命的枝頭,淡定自己如落葉走了,就如同綠葉來了一樣,或許它沒有帶來什麼,也沒有留下什麼。儘管那一份牽掛和遺憾在心裡凸顯了棱角?似乎在淡淡的模糊中,學會了在淺淺地醞釀中,讓它成長為一條心靈感恩的河流,讓它波動不息地涓涓流淌著。世間的愛恨情仇,悲歡離合的輪迴碾壓,都將在時間的沉澱中褪淡了顏色。世事微妙莫測之處,猶如枝椏不再纏綿落葉的眷戀,秋天不留戀花朵的蹁躚。世間事物不能都一一看懂,就如天將要晴著?還是要下一場雨?沒有必要把事事都看清脈絡,像農夫一樣糊塗著地收穫著一份真實的快樂。不想讓自己刻意活在昨天悲歡的重影裡,放開自己的手腳,走出今天和明天精緻的畫卷,在淡定中從容,人生才無悔真實地活過。

難得今天我在龐大的困頓中,獲得了一種心靈的解放,將自己的身心舒適地置放在大自然的溫床上。綿延不盡的山野,把自己的心情滯留於秋風的季節,靜靜地在草地上睡上了一個小時。或許將自己的心緒根植在空曠的原野,讓秋色帶走一份疼痛的知覺。我想要的,就是閉上自己的眼睛,聽聽山野若有若無的濤聲。爾後感知飄零的季節,儘管有點冷意的枯萎,至少我明白在農夫的鐮聲裡,我不會輕易就弄丟了自己。糊里糊塗地做了一個怪夢,醒來後發現自己在嘲笑自己。既然生命在春去冬來的輪迴裡,誰也逃離不了這種循規蹈矩的安排。有些事物注定在飄零的疼痛中,孕育著下一個生命的奇蹟。或許該要忘記的,就應該像沒有稻穀的秸稈,化成熊熊大火的焚燒,最後留下一把濃縮的灰燼,豐韻瘦弱的土地,讓明春播下的希望在沃土中升騰成一份飽滿的熱情。

再也不想在這個季節舞動一份纖柔,像霧像雲又像風地飄悠。我清理著自己靈魂的雜音,我想在生命的軌道上,一分一秒地衝刺著奔跑。落葉飄飛的季節,我在美中不足中完美生命成熟的感覺。

沉思在秋風的深處,也許我的人生會經歷一種,前所未有的挑戰。我想我的雙肩能挑起一種重擔,風雨兼程中雙腳不再蹣跚。我看見無際的天空,自己的影子不再像一粒渺小的塵埃,迷茫中的拘謹是昨天的史書,她緊緊地追趕落日的餘暉,打開彩霞滿天的一頁。明天我將畫上重彩的一頁!

落葉的重疊,帶著無力的離去。我在農夫的激情裡,看見了滿載著成熟的顏色,飽滿的饋贈覆蓋著大地,我懂得了用一份汗水,去裝點漸漸枯萎的凋零。

一聲聲鐮聲,掩埋了飄零的哀婉。簡單地播種,簡單地收穫!生命原本在簡單的流程中,才會清澈地流淌出快樂真實的底蘊。

站在秋風地帶,不見泛黃的顏色,似乎看見了生命清新的可愛。人的心態就是一處處別緻的景色,稻香里的浪紋,讓我的心隨風而舞動。農民老伯鶴髮童顏健康的膚色,給我上了一堂生動的心靈美容的課,他站在稻田裡,我攀援而上站在了視野的高崗上。

How to tell fake or genuine ugg boots|理想閃亮|蜜蜂的愛戀

應該取消特種車牌?

但凡一種事物的形成和存在,我想,必然有它的外在成因,同時也有它的內在需要,所以它才會得以產生。特種車牌也不例外,通常特種車牌只有三種人可以擁有:一是軍隊的人;二是為官的人;三是救死扶傷的人。
  
以上三種人在執行公務時所用的車牌就是特種車牌,他們出入任何一個收費站,或者經過任何一個檢查站,他們都有特殊的權限,過收費站不但可以不用繳費,而且還有人為他們敬禮,給人一種至高無上的感覺。如若是單純的執行公務,還可以問心無愧的接受軍力的洗禮,問題是能有幾次是在真正的執行公務?與其說是至高無上,不如說是氣勢囂張。經過檢查站,一句話“執行公務”,就立即給予放行,那氣派形同以前的皇帝出巡,只少了一句“萬歲萬歲萬萬歲”而已。
  
其實,這種特種車牌的存在應該是有原因的。我的理解是,它主要是用來識別車輛,方便交通管理而已。當然,他們在真正執行公務之時,是理所當然應該享有某些特別的權限。但是,正因為它有這些特殊的權限作用,所以,曾經有不少執法者,明知故犯,更多時間是公車私用,嚴重違法亂紀。更有甚者,有不法分子了解到所謂的特種車牌可以享受“免費通行”的待遇,所以他們不惜一切製造假特種車牌,瘋狂地為所欲為……曾經有過不少假軍車假警察假軍人魚肉百姓,魚肉無辜市民。
  
其中最惡劣的一起,是四月二十四日發生在西安市西華門的套牌車傷人案件。二十六歲的女交警張昂在執勤時,見一輛車出現違法行為,遂上前檢查,不料,這輛奔馳越野車拒不配合,還把張昂一直從西新街口拖到北大街口,直到拖出約20米後被甩在馬路上,奔馳車從她胳膊上碾過後揚長而去。而這輛肇事車當時掛的牌照居然是華陰市委一干部的車牌號。
  
正因為出現過如此多的駭人聽聞的關於特種車牌的案件的新聞,所以交通部嘗試取消特種車牌。為此,作了市民調查,認為是應該取消的有549票,認為不應該取消的有293票。由票據得知,絕大多數市民是支持取消這種“特種車牌”的舉措的。
  
而我個人認為,這種特種車牌的取消與否,關健不是特種車牌的存在與否,關健在於擁有這種特種車牌的人的覺悟問題,正當上班時間,執行公務,正當使用特種車,市民必然毫無半點怨言。但是,現實的情況卻並非如此。我們普通百姓停車在馬路邊,從來不敢超過三分鐘,擔心交警抄牌,可是,他們特種車牌的車呢?就另當別論了,他們可以停多久也沒人管,也沒人敢管。因為他們是特種車,他們可以享有特種權力。讓人們看不順眼的是此時的他們正在公車私用。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種潛規則。凡是懸掛某位領導或者是某個機關牌照的車,可以暢通無阻,任意停放。長此以往嚴重影響了正常的交通秩序,也威脅著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同樣是中國公民,同樣是在中國的領土行駛的交通工具,為什麼他們就可以擁有與廣大市民不同的待遇呢?不會僅僅是因為他們所使用的車擁有特種車牌這個原因吧!
  
在我的理解中,但凡是中國的公務員,他(她)們不在執行公務的時候,也就跟平凡人一樣,沒有什麼特殊的身份待遇。換言之,就是他(她)們在執行公務之時,他(她)們是公務員,可以享有特殊權限。他(她)們下班了,他(她)們就是普通的百姓市民,與普通百姓平等,不分高低。這才是我們中華民族所說的“人人平等”政策的體現。
  
其實,取消特種車牌這種行為,潛意識裡反映了一個不爭的事實,就是擁有這種“特種車牌”的人的素質有待改善,思想覺悟有待提高。由於使用的不當,使這種“特種車牌”給社會帶來了嚴重的負面影響,也給了不法分子更多鑽空子的機會。取消“特種車牌”也是一種舉措,但是更不能忽視了嚴厲整頓公務員違法亂紀之作風這一實際舉措。否則,取消“特種車牌”的舉動,只能讓人覺得是一種“聲東擊西”“治標不治本”的作為。違法亂紀的現象得不到控制,治理不了“人”,那麼,就治理不會動的產物——車牌。

How to tell fake or genuine ugg boots|綠旭環保袋|新娘化妝注意的幾個問題

自我介绍

sale09

Author:sale09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