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無慮幸福快樂的

我這樣說,一定有??人懷疑:你現在不是住在大城市裡麼?城市裡哪來的蛙鳴呢?肯定弄錯了,你聽到的肯定不是蛙鳴吧。有這樣的疑問並不奇怪,起初我也以為自己弄錯了,以為那不過是我處在臨睡狀態時腦子裡出現的的幻覺,可待細聽細辯之後,我能肯定,這聲音就是蛙鳴。它那樣嘹亮,尤其是到了夜深人靜時,那聲音似潮水般浸漫過來,完全是一片蛙鳴的汪洋。

看來把青蛙強派給鄉下,以為城裡無蛙,這種認識顯然是不對的。青蛙適合生長在鄉下,這也沒錯,因為鄉下有水,有草,有樹,有田,有地,一個地方一旦有了這些,理所當然就是青蛙的樂園。青蛙對生活並不挑剔,就像一個粗茶淡飯的人,它們只要有水、有草,有原始的自然生態,就個個能把自己活成一朵花。

掐指一算,我在這裡已經住下不少年頭了,過去好像並沒有聽到過這樣嘹亮的蛙鳴,就是偶爾聽到,也是弱弱的,等到夜色一沉,便淡了,再經過晚風一吹,便隨風而散。何以今年如此特別?這蛙聲響徹得完全是鄉下夏夜的樣子。

在我的老家,很難說清每年的第一聲蛙鳴始於何時,有人說是驚蟄的那天夜裡,也有人說是響起第一聲春雷的那天,我不知哪一種說法對,抑或都有道理,但我沒有註意過。你想呀,像我這樣一個懵裡懵懂的人,第一聲蛙鳴關我什麼事呢?我不問四時,只管吃自吃、睡自睡,完全一副沒肝沒肺的樣子。誰要約我去聽蛙鳴,我肯定會斜睨眼睛瞪他:腦子有毛病呀,蛙鳴那麼普通,就像太陽從東邊升起又從西邊落下去一樣,有什麼好聽的?它叫就讓它叫好了,有什麼好奇怪的。現在想想,真佩服那些有心人,他們洞明世事,能夠收穫精彩人生,概因他們用心用情、一絲一毫地體察世間萬物的變化。我有點印象的只是一過了清明,天地之間的蛙聲就壯得厲害了。再不需細心辯聽,那汪洋一片,能把人浮起的分明是蛙聲無疑。即便雙手堵耳,它也能鑽得進去。不過那時的我老是嫌它叫得酣甜,有幾分媚俗之氣,竟沒有聽出鄉村之夜清風明月的味道,也沒有聽出五穀豐登的訊息來。

都說近水樓台先得月,把這句詩意用在諦聽蛙鳴上也很合適,就是近水近田近地的人家先聞得蛙聲。那時,我們家住在村子的最邊上,佔著村子的東北一角。屋子的東邊是南北走向的一條小河。河不寬,也就兩丈左右的樣子。夏天的河水是豐盈的,裡面長滿了荷。在荷還沒有到的地方,有浮萍,還有睡蓮。屋子的北面是一片水田,水田里長著茂盛的油綠髮亮的秧苗。屋子的前面是一塊菜園,隔了菜園才是別的人家。四面裡只有在屋子的西邊才緊挨著別人家的院子,那裡有一條小路通向村子裡。

白天,除了柳樹上的蟬喜歡喧嚷外,其他一切都是很安靜的。蟬在那裡悠悠地唱著古老的情歌,畢竟唱得久了累了,聲音慢慢弱下來,像是要睡去的樣子,可忽地一下又走高,直至攀上最高音。我估計它是從夢中驚醒過來,差點跌落,嚇出一身冷汗,待清醒過來,重整精神後,才又唱出激越的高音。偶或也有小鳥的叫聲,它們的身影從空中掠過,丟下一兩聲,匆匆飛過,棲息到樹枝上去了。小鳥只有在早晨才叫得最歡,等到了晌午時,精神都疲倦了,也就相繼歇息下來。不過,你要是一直望著遠處的田野,就會發現,偶有一兩隻白鷺,騰地從秧田裡飛起,把它們翩躚的姿影,定格在地綠天藍做成的背景裡。

小河邊我是每天都要去的,除過要去那裡汲水家用外,我還願意到那裡玩耍。坐在河邊的柳樹下,看蜻蜓點水,瞧燕子吵架。在田田的荷葉底下,也有一番熱鬧的景象,幾尾只有一公分長的小魚在嬉戲。這麼小一點兒,還沒有魚的樣子,能叫是魚麼?可不叫魚的話,那叫什麼呢?它們太活潑,把尾巴搖得可愛極了。可一遇到有什麼動靜,它們嘩得一下四散逃開,躲藏在荷梗的後面,非要等到平靜再次降臨到水面,才又聚到一起來。跟這些小魚玩耍,我一點不嫌無味,總是懷了興趣,玩得忘我。這些小傢伙,只要你對它們好些,不驚不嚇、再弄點東西餵牠們,它們漸漸就失了戒備,甚至還游到你手上來玩。你慢慢把手捧起,它們就在你的手心裡了。用紗布做一個網兜,一下能抄起很多尾呢,把它們放在清水的盆裡養著,也蠻有趣。
自我介绍

sale09

Author:sale09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