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花落,愛恨交錯

2809.jpg
寰寰紅塵,奈何多情,與誰能共,春花秋月,只道茶已涼。

【夜闌珊,月闌珊】

任憑愁思百結,輾轉難眠,推軒望月,圓月高懸,散落滿地皎輝。亙古不變的淒美與幽怨,萬古寂寞。悠悠的穿越了千百年的時空,窗帷蔓枝易牽絆……

穿越千年的傳說,遙遙的,一縷幽幽的微風,如泣般輕輕飄來,從眼前路過,於不經意間,撩起塵封許久的帷幕,那千年前的故事,便再次上演……

西風卷簾,對鏡相顧,黃花隨風人消瘦,掬一縷月華與握,把盞邀月,淒淒然,對影三人。隱隱然心底裏,一縷情絲,浮上眉尖。不知此刻,是否同樣對月抒懷。明月無心,可願寄我滿懷情思?

想來,明月必無情,千年風霜盡,多情易老。若有情,早該隨風老去。明知月無情,為何屢屢寄情於明月?

月亦闌珊,燈亦闌珊,驀然回首,卻不知身在何處?踏月碎碎落滿地,拾起筆箋。寥寥幾筆,悲情難憫。此事古難全,靜夜散思浮生平,掠影畫卷驚夢人,微曦駁跡,且破白晝。好夢自難圓

【琴悠悠,情幽幽】

苦悶無處傾泄時,一人一琴深閨中,三生三世煙雨空,指如清風撫弄柳絲,又如雨滴敲打梧桐葉落,那些悲傷的音符,由外而內,由遠及近,在抑與揚、沉與浮、大與小之間讓一顆飄蕩的心找到遠古以來的依戀,並且,心靈在瞬間的永恒裏。歎流年不再,紅塵中人,情最烈也最切,問情該與不該?

愁絲若瑞腦,盡銷金獸。誰言銷魂處?六弦琴焉灰掩埋。琴弦忽斷,一語成讖。眸眼滿相思。

那西樓此恨綿綿哪般?辜負了紅顏,在絕望的西樓一點一點沖刷掉內心深處無以釋懷的悲情怨恨。一紙兩面難分離,霧以淚聚,煙濛濛兮,魂斷江南。

落花滿肩,蝴蝶翩飛。故人仍未歸,那持花鋤,半卷錦袋那些在葬花楚楚可憐的嫋婷女子,無力掛梢紅顏,暗自灑淚?

朵朵飄落香殘,滴滴梧桐雨,幽幽倩影,暗香長留擾心窩,悲情飄蕩揮羊毫……

你有什麽絕活

甯可去碰壁,也不要在家裏面壁。

20世紀80年代,計算機遊戲剛進入香港家庭,素晴らしい道便征服了無數學童。康仔就是其中一位。每天放學後,他總是流連在專售“老翻”(盜版)遊戲軟件的黃金商場,和老板混熟後便充當經紀。Stranger

後來,他索性辍學,每天在商場“上班”,成爲區內人人皆知的計算機遊戲專家“康哥”。但好景不長,一天,康哥正在向客戶推銷,突然看見自己在附近警署當便衣警探的父親帶領一群陌生人朝商場走過來。康哥心知不妙,從後樓梯溜走。

當時香港的“老翻”軟件猖獗,最後に、心に留めておいて外國正版軟件公司向海關投訴,最終聯合警方采取了一次空前的執法。康哥是唯一的漏網之魚。

他前來向我求助,我建議他先找一份正當工作。life

“除了賣‘老翻’,我什麽也不會,能幹什麽呢?”Donuts

我指著手中的一份英文報紙告訴他,美國人不滿意海關打擊“老翻”軟件的力度,夢が出会った決定在香港招兵,追查及舉報來源。我把500塊錢塞進他手裏,讓他明天去碰碰運氣。

在面試地點,康哥發現除自己外,人人都西裝筆挺,拿著厚厚一疊證書。この曲は古いなってきている穿著剛買的牛仔褲、腳踏球鞋的他,縮在一角,猶豫著不敢交表。他的履曆表上,除了姓名及年齡,其余全是空白。

康哥最後一個被叫入面試室,Touch my soul面對著一個老外、兩個助手、滿桌的煙蒂和滿房間的計算機軟件,他感覺自己的機會很渺茫。助手們看了履曆表一眼,正想打發他走,老外突然用很親切的語氣問他:

“孩子,你覺得自己有什麽本領,是我非雇用你不可的?”cvkkyut

康哥答:“隨便給我一款軟件,5秒內我可以告訴你,Hold me tight它是正版還是‘老翻’。”
自我介绍

sale09

Author:sale09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