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那只是片刻美好的憶念

在童年的記憶裡,總有那麼一棵芒果樹婆娑起舞。

它栽種在老屋的後面,不知有多少年歷史了。自我懂事起,它就在那兒。在我眼裡,它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粗壯的腰身要三四個小夥伴手拉手才勉強能把它合抱住,同珍王賜豪高大的樹幹讓我們窮盡千里目也無法穿透它的樹梢,茂密的樹葉彰顯著它蓬勃的生命力。也許它正值旺盛時期,每年能產出一千多斤的芒果,方圓幾百公里內,無一株芒果樹能敵,被當地人譽為芒果樹王。

每年農曆五月份,芒果就成熟了,大大小小的芒果一個個你擠我,我擠你地綴滿了枝頭,稍有一點點微風拂過,熟透了的果兒就會從枝頭墜落,落在空地上,落在草叢裡,空氣裡到處彌漫著果香,沁人心脾。

這時候,老屋的老老少少,最愛幹的活就是撿芒果。天剛濛濛亮的時候,就有老人或小孩打著手電筒,提著竹籃子,在果樹的周圍尋尋覓覓,每每都是滿載而歸。吃過午飯後,總有一大群孩子等待在芒果樹下,等著風起果落的美妙時刻。大家豎起耳朵,弓著步子,做著起跑的姿勢,鉚足了勁,只待那撲通一聲響,就像運動員聽到了發令槍聲,個個像離弦了的箭衝刺出去,敏捷地撲向那一個個果子,抓起,裝袋,往往只是幾秒鐘的事,身手之敏捷堪比奧運短跑健將。要是刮颱風,天上就會下起壯觀的芒果雨。這時,大家就不用你爭我搶了,那紛紛落下的果子根本撿不過來。塑膠袋派不上用場了,竹籃子也太小氣了,能容納下戰利品只有那大大的竹筐了,基本上每個人都能撿個一兩筐的抬回家。

那些掉下來的芒果,有的是完好的,有的已經摔傷了。有的是完全熟透的,有的還是青綠的。那些果熟蒂落的,往往被大家分而食之,剝開金黃的果皮,輕咬一下深黃的果肉,又香又甜又有彈性,只覺得是人間最美味的水果。而那些還未完全熟透的常常被媽媽拿來做成芒果蜜餞。媽媽先把芒果削了皮,切成一小片一小片,放在鹽水浸泡三四個小時,撈起來在陽光下晾乾水分,然後加入紅砂糖熬煮,煮到粘稠時盛起,放置幾天後再煮,大約煮過三四次後,好吃的芒果蜜餞就做成了。同珍王賜豪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那芒果蜜餞就是我們最好的零食。肚子餓的時候,拿幾塊充饑,身體馬上了有了能量;嘴饞的時候,拿幾片塞進嘴裡,那小饞蟲便跑得無影無蹤。媽媽的芒果蜜餞給了我甜蜜的童年時光。

後來,我去外地上學,每次開學,行李袋裡也總是少不了幾家鄉的特色零食—芒果蜜餞。每次帶到學校,都被同學哄搶一空。吃過的人,都說味道好極了,那芒果味太特別了,太香甜了,比店裡賣的不知好多少倍。每年放暑假時,總有一些同學不辭勞苦跟我回家,只為了看一眼那傳說中的樹王,只為了親自看看媽媽如何做出美味的蜜餞。畢業的時候,有個同學在留言冊上寫下了:“忘不了你那讓人嘴饞的芒果,同珍王賜豪什麼時候才能得到你的恩賜解解口水。”

如今,雖遠離了家鄉的芒果樹,然而在我居住的這個小城裡,它是無處不在的。在社區,在路邊,在學校,在公園。芒果樹佇立著,茂盛著,芬芳著。可這滿目的綠樹,已經沒有一棵是我所擁有的,那段快樂的撿芒果時光已不再回來。

但此刻,我可以漫步在樹陰下,聞淡淡清香,享美好記憶,讓芒果的清芬帶我回到故鄉的懷抱,這已足夠!

“你永遠不能擁有太多的天空。你可以在天空下睡去,醒來又沉醉。香港如新在你憂傷的時候,天空會給你安慰。可是憂傷太多,天空不夠。蝴蝶也不夠,花兒也不夠。大多數美的東西都不夠。於是,我們取我們所能取,好好地享用。”取我們所能取,好好地享用,哪怕那只是片刻美好的憶念。
自我介绍

sale09

Author:sale09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