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靈公的夫人南子

女人與小人

孔子第一次到衛國,受到衛靈公的熱情接待。衛靈公請孔子留在衛國任職,每年給他六萬鬥穀子做俸祿。孔子見靈公誠心挽留,就滿心歡喜地答應下來。孔子有意在衛國干一番大事業,可很長時間過去了,衛靈公也沒給他安排什麼職務,只是利用孔子的名聲,藉以炫耀自己“尊賢”而已。

衛靈公的夫人南子,是一個放蕩而又好弄權的女人,她也想藉助孔子的名望來抬高自己,於是傳話給孔子說​​:“四方來的君子,凡是看重國君的,沒有不來見我南子的,聽說孔子是當今聖人,我也想見見他。”

由於南子深得衛靈公寵愛,孔子要想在衛國立住腳,就難以謝絕南子的召見,只好硬著頭皮進了宮。

孔子晉見南子,南子麵南而坐,孔於向北叩頭行禮。因隔著帷帳看不清南子的容貌,只聽到南子還禮時,身上佩帶的金銀玉器互相碰撞得叮噹響。南子原以為當今聖人是一位英俊少年,沒想到竟是一個面貌醜陋的糟老頭子,立時沒了興趣,只是隨便問了些無關緊要的話題,便草草收場了。

孔子出了深宮,覺得渾身自在,剛到街口,迎面遇上了子路。秉性直率、言行粗魯的子路竟怒形於色,使孔子心裡覺得不是滋味,就像自己做錯什麼似的,對天發誓道:“我如果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對的話,就讓老天爺懲罰我吧!”

過了一段時間,衛靈公邀請孔子一起出遊,孔子十分愉快地被接到第二輛車上。車隊招搖過市,帝丘(今河南濮陽)的百姓紛紛上街看熱鬧。有人見了這場面說:“孔子雖然被尊為聖人,但還是比不上漂亮的女人重要啊!”

孔子覺得這是一次恥辱的出遊,半路上便不告而退,步行著回了家。

事後,不知趣的衛靈公竟興致勃勃地找孔子談論那次出遊,孔子譏笑他說:“我還沒有見過這樣的國君,竟然把漂亮女人看得比有道德有學問的君子還重要,真是太不像話啦!”

衛靈公覺得孔子說得太重,太不給人留面子。從此,衛靈公就疏遠了孔子。

孔子覺得衛國已不是存身之地了,便決定離開衛國到晉國去。

孔子離開衛國,有一位大臣代表南子來送他,大臣請孔子留言。孔子不禁冷笑著嘲諷道:“世上唯有女人和小人是難與相處的,你親近他們呢,他們就對你不尊重;你疏遠他們呢,他們又會怨恨你。這種女人與小人實在難以改造啊!”我,也只是單純地想去守護那份笑容
の経験
一年後的我們也會這樣嗎?
(日常と非日常の間で)
如果。你也懂
胃の方は
ヒロヨが逝ってしまってから
母への想
「判ってくれるだろう」
有時,反正這就是人生的無奈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sale09

Author:sale09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