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情於那碗金燦燦的酸湯麵

這些年回故鄉,七弟總要請我吃酸湯麵。在酸湯麵上桌之前,兄弟幾個總是爭搶著鬧酒,我卻在那裡邊應付他們邊期盼那一碗金黃色的酸湯麵粉墨登場。

七弟是三叔的長子,順著我家哥們的排行,到他們哥倆那乾脆連乳名也省略了,就直接叫小七小八。七弟幼年的時候,三叔和三嬸由於工作的原因兩地分居,三叔工作又忙,所以照料七弟的任務多半要我來完成,於是他和我結下了很深的感情。記得以前我回老家的時候,七弟都快成半大小夥子了,仍坐在我的懷抱中撒嬌,趕都趕不走。如今他雖然已過不惑之年,歲月不斷從指間溜走,過往的記憶也會漸漸淡薄起來,但這一段情,這一段生活定當在他的記憶裡印象深刻。忘記了哪一次,我和他透漏了一句,酸湯麵好吃,於是他便動用關係,從很遠的鄉下捎來酸湯麵,不但飽了我的口福,臨別時還送我一團面帶回錫盟。

自那次以後,每次回歸故里,七弟總要安排我吃一次酸湯麵。或許在他們的眼裡我就是解饞滿足舌尖之癮,其實他們哪裡知道,那一碗普通的酸湯麵裡有家的味道,媽媽的味道,寄託著我永遠也揮之不去的鄉愁和對母親深深的懷念。

酸湯麵俗稱“酸湯子”,是滿族人發明的傳統風味美食,後來成了東北人招待客人的美味佳餚。這種食品主料就是東北地區的老玉米,做酸湯子之前要將玉米粒用水泡軟,然後用石磨磨成漿糊狀,再放到略有酸味時開始製作。

酸湯子的製作過程是很複雜的,要先做鹵子,最好是五花肉醬,做法是在鍋內放入適量油,放入五花肉餡和適量醬油炒熟後放入東北大醬,加入少量清水,將大醬炒熟後加入香蔥末出鍋。然後做麵湯,先將磨好的面至少和兩次,第一次和好後要放在開水裡煮至表皮變熟,然後撈出來再重新和一遍,接下來將和好的麵團放進擠麵條的工具中,將麵條擠進正在沸騰的開水鍋中,等麵條漂上水面後再煮2分鐘才熟。

過去還沒有麵條機這樣的東西,只能用鐵片自製的湯套。當鍋裡的水沸騰後,母親把和好的麵團放在左面手掌裡,大拇指上戴上湯套,再用右手掌扣住左手掌,一邊擠壓麵團一邊向鍋中甩去,一家十幾口人的飯食,母親就這樣至少要甩半個多小時,再加上熱氣的薰蒸,一頓飯做完,母親總是忙得滿頭大汗。那時家家的經濟條件都不好,平時根本見不到什麼肉,哪裡能做什麼肉醬,母親便絞盡腦汁做出各種口味的鹵子來增加我們的食欲,有角瓜醬的,有茄子醬的,還有把豆角剁碎了和醬一起炸的,實在沒什麼蔬菜了母親就讓我們到田間地頭或樹林子裡撿桃林瑙高(桃林瑙高是蒙語,是指一種葉片如桃型的野菜,我至今也不知曉它的漢語名稱 ),拿回來洗乾淨了投放在沸騰的開水鍋裡 ,放點蔥花、作料和鹹鹽,出鍋前加點澱粉,這種又滑又嫩的鹵子更開胃口,偶爾用雞蛋做出鹵子,那幾乎等於過了年節。

這樣的飯食 一家人是很難同時食用的,一般都是夠了一兩碗便煮熟了撈出來,否則時間太久了先甩進鍋裡的麵條就化掉成汁了。這時,母親永遠是最後一位進餐的人。每當她看到我們抱著碗狼吞虎嚥時,疲憊的面容上就會露出燦燦的笑容。

離開家鄉客居錫盟後,我就再也沒吃到母親做的可口的酸湯麵。如今經濟條件變好了,生活水準也大幅度提高了,於是五花八門 、天南地北甚至國外的各種美味佳餚隨時都可以品嘗到,但我還是鍾情於那碗金燦燦的酸湯麵。
足の裏が火照っています 秋日隨想 紅顏怨 分手的季節 風流公子 宿命 油燈下的母親 努力過的日子,真的很美好 好友也是種緣分 愛你的人給你未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sale09

Author:sale09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