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顫抖那是因為一切都有所謂。

突然覺出枕頭高,於是把上面小的抽下來,枕住大的,又嫌低。於是又把小的放上去,可是兩個加著實在高,於是抽下來,放上去,如此反复,再也睡不著。
你且過來抱抱我,叫我告訴你我的軟弱。我嗤的冷笑時那是防備,我哇哇大叫時是因為太怕,我的眼淚不能寬恕自己的怯懦,我的顫抖那是因為一切都有所謂。

最近看唐詩:紗窗日落漸黃昏,金屋無人見淚痕。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滿地不開門。
弟弟說下午送那女孩子坐車時候她突然說出一句話,他聽了覺得可笑。可是那又不該叫做可笑那該叫做什麼呢?我說我知道呀我知道。不就是心裡突然動一下下,溫柔的。然後看住眼前人,就想伸手摸摸她臉,把她抱進懷裡輕拍背兩下嘛。
  照啊,正是如此。

可是紗窗日落漸黃昏,伸手看不見眼前人。那廂在燈影裡漸漸暗下來,到最後化做一團灰。呼,吹口氣,什麼也不是了。
  你不用解釋,我知道。不就是從前的疙瘩沒解開,你怕日後它再冒出來生事嗎?你用得著不寒而栗這麼嚴重嗎?解不開,且不解,放一放,自有一日它會開。風都能把石頭給化了,有什麼不能流竄消失呢?

  我知,我知,我全知。我知你眼睛裡看見我的虛偽與自私,我的散漫與堅韌,我的手掌的溫度及紋路。
  我知,我知,我全知。我知我必得改我的明日在我自己手心裡誰也拿不去。我知,我知那簡已死我再不是那人你再不是我,我們相看陌生於是詘笑,然後別離。
  我知,我知,我全知。梨花滿地不開門,我關了那扇門你也關了那扇門。

城裡住太久,太久沒有看到向日葵,突地搬到鄉下來,每日早上看田裡的向日葵對著太陽笑,那樣的一片陽光燦爛。幾十種不同的小鳥啾啾叫,過了八點再也睡不著。東家敲西家打,那樣的音響可以死人的。
夜里站在二樓大平台上淋雨也是一種味道,涼絲絲的雨夾住暴風,打在身上不給你留餘地。哪裡有金屋,哪裡有人會藏嬌,且不說世人的盲目與愚昧,便連自己,付出時也想到的是能不能收還到。
抽煙開始肚痛,藍藍煙霧再不美。劫數到了,這一世完了。我知,我知。

今日又碰到右腳踝,好似一年到頭自初一到臘月三十就沒有囫圇個兒過。洗澡時輕輕按下那一條血絲,它腫大起來,然後疼到心裡,突然想笑。

小丫頭髮短信教育人:珍惜眼前人。這世上有幾人真正珍惜你又疼著你,把你放在嘴邊暖在心裡。我知,我全知。只是心尖針肉中刺那不是好做的。得修煉幾世才有這樣的道行?我無。
回來時小飯店門口看見父,轉頭希望他回頭,然後再叫我。他卻不回頭。也罷也罷,日子長的緊,長的閉著眼睛數都能夠數出來。

有些事情迫在眉梢,你不決定它會生生壓你。我知,我得說了做了改了糾正了,然後別人笑了我沒所謂了。

  我知,我全知。
我無人能勸不靠他人改我全得靠自己。那麼我改,要不要有個最後的機會我且酩酊給你看,那你便是我自己。已然無淚也不醉,縱使相逢應不識。呀呀個呸,這塵滿面鬢如霜得經過幾多滄桑幾多苦,傷口疊傷口到最後皮膚變壞再不光滑沒有紋路只餘醜。我不,我就不。
我的頭髮濕了我的身上很香,我腿上傷口很疼,我還是在聽鴛鴦錦。然後我去睡,我醒來抽根煙看看表我開始肚痛,我翻開枕邊的書我想要個大枕頭,我想把我上學時候那隻藍色小絨熊找找翻出來然後抱住它,我無所謂。
  破碎就破碎,要什麼完美。

  這名詞我當動詞用了。這骨灰被風吹進田裡做了向日葵的肥料。我再不是我你再不是你我們再不是我們,我的毛衣織到腰,我得接著去做。我得想想怎樣跟爸開口我說我想要走。

  我沒空酩酊了。也許我會忘記酩酊的滋味,那不是醉,也不是累。那隻是,只是,只是酩酊的另一種滋味。舌から出る言葉で
醉倒在我的桃花源裡
あの時は
きょうは成人の日
古典だけではなく
夜空中永遠如你的眸子
我在惠山古鎮把故事一一尋訪
看淡
只為學員美好之明天
引誰的等候,在水一方?

题目 : 日记开始,幸福呢?
博客分类 : 日记心得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sale09

Author:sale09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