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濡以沫的感情

這是張四望生命的最後時刻。他已經失去了意識,睜不開眼睛,不能說話了。只是靜靜地躺在醫院的床上,妻子王文莉守在他身邊,他總是習慣摸著妻子手上的那枚結婚戒指入睡,一副甜美的睡態。人已接近昏迷,愛卻醒著。妻子一旦離開,哪怕幾分鐘,他就煩躁起來,嘴唇蠕動著誰也聽不清的喉音。任憑護士怎麼安慰,他依然煩躁。王文莉來了,她趕緊把手伸給四望,他撫摸到了那枚戒指,才安靜下來。撫摸!那是他們曠日持久分離後的重逢,或輕或重,都像甜蜜的風從心扉吹拂。忽然,他的手停了下來,是在等待愛妻一個由衷的讚美,還是等待一個彼此的諒解?
王文莉說:他是放心不下我呀!他不願意扔下我孤零零一個人到很遠的地方去。王文莉說著說著淚水就湧滿了眼眶……
張四望是青藏兵站部副政委,年輕有為的師職軍官。從1980年入伍至今,27年了,他沒抬腳地走在青藏山水間,西寧—格爾木—拉薩;日喀則—那曲—敦煌。冰雪路是冷的,他的心卻燃燒著暖火。有人計算過,他穿越世界屋脊的次數在五六十次以上,也有人說比這還要多。張四望沒留下準確數字,也許他壓根兒就認為沒有必要計算它。青藏線的軍人沿著青藏公路走一趟,平平常常,有什麼可張揚的?這話張四望說得輕鬆了,其實他比誰都清楚,在自然環境異常艱苦的青藏高原上,指戰員們必須吃大苦耐大勞,才能站住腳紮下根。士兵們體力和心力的付出是巨大的,領導關愛戰士哪怕遞上一句燙心的話,對大家也是舒心的安慰。還是他在汽車團當政委時,就講過這樣的話:“不要讓老實人吃虧,不要讓受苦人受罪,不要讓流汗人流血。”張四望對兵的感情有多深多重,這三句話能佐證。從團政委走上兵站部領導崗位後,他索性在就職演說中講了這三句話。當
時他剛40歲,是歷屆領導班子裡最年輕的一個。
現在,可惡的癌細胞已經浸滲到他的整個腦部。他說不出一句可以表達自己心蹟的話,只能用這枚無言的戒指來傳遞對愛妻的感情。結婚快20年了,他總是沒黑沒白地忙碌在青藏線上,今日在藏北草原搶險救災,明日又在喜馬拉雅山下運送軍糧,何曾閒過?起初,王文莉在老家孝敬公公婆婆,養育女兒。後來她隨軍了,卻是隨軍難隨夫,夫妻仍然聚少離多。花前月下的浪漫她確實沒有享受過,但四望有過多次承諾,只是未曾兌現他就要遠去了!記得結婚時,四望給妻子連個戒指都無暇買,還是結婚後他利用執勤的機會順便在拉薩買了一枚補上。他對文莉說:拉薩買來的好,日光城的戒指,有紀念意義!
眼下,他確實有時間了,在京城這座軍隊醫院住了快半年,逛北海遊覽長城,有的是時間。可是他已經病得無力兌現和文莉的承諾了!人呀,為什麼就活得這麼殘酷,夫妻間該享受的還沒享受,丈夫的人生之路轉眼就走到了頭!王文莉記憶猶新的是,每次四望從青藏線上執勤回來,一進屋倒頭在沙發上就睡覺,他確實太疲憊了。她做好晚飯,喊了幾聲也不見動靜,只聽鼾聲如雷。七點鐘到了,只要她說一聲:“四望,新聞聯播開始了!”他馬上就起身看電視。
這時,摸著妻子戒指的張四望,也許在懺悔自己了吧。高原軍人也有家,也有妻室兒女,再忙再緊張也該抽暇陪陪妻子,陪陪女兒呀!但是一切都晚了,他只能摸著妻子手上那枚結婚戒指傳遞內心的愛意!
在病房裡值班的三個護士,親眼看到了張四望和王文莉相濡以沫的感情,哪個心裡能不湧滿感動!她們悄悄地議論:“若能相愛到他們夫妻之間的這份感情,天塌下來又能算什麼!”她們商量商量做了一件事,買來一枚戒指,輪到誰值班誰就戴上,每次王文莉臨時有事外出時,她們就把自己戴著戒指的手輕輕地放在張四望手中,張四望摸著那戒指安安靜靜的,一臉的幸福。護士們看著張四望那平靜的臉,看著他那輕微移動在戒指上的手,忍著心頭無法剔除的隱痛,淚珠吧嗒吧嗒掉在張四望的手上multiply imhonet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No title

No title

自我介绍

sale09

Author:sale09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